一线城市排查开始 P2P首付贷遭遇“生死劫

2016-3-21 admin 经济

刘干(化名)是一家P2P公司副总裁。3月12日原本周末休息的日子,却因为一场发布会,不得不进入到紧张的工作状态。

当天上午,央行行长周小川在两会期间的发布会上公开表示,P2P平台对首付进行贷款,首先其资质上就存在问题。

刘干的公司就有周小川所提到的首付贷产品。这个推出不到两年的产品,因为这次政府的表态,而“寿终正寝”。

停止首付贷业务的公司当然并不止刘干一家。

根据第三方研究机构网贷之家的监测数据,截至3月15日,已经有17家P2P网贷平台暂停了首付贷相关业务,包括链家理财、搜易贷、房天下理财等平台。这是在央行12日表态将清理首付贷后,平台作出的快速反应。

《棱镜》通过问卷调查发现,在7000多名受访者中,通过P2P首付贷形式来筹措资金占比尚不到2%。而网贷之家的估算,P2P网贷平台参与首付贷模式的金额不足50亿元。这一规模相较于万亿楼市成交量而言,影响甚微。

不过监管层的行动却显示出了要将风险扼杀在摇篮之中的决心。

截至目前,北上广深(北京、上海、广东、深圳)一线城市,除北京对首付贷的调查还处于观望状态,其他城市已经开始了摸底排查。

一场从上而下的清理“首付贷”的运动开始展开,P2P首付贷面临着一场“生死劫”。

监管层表态“一刀切”

在决定停掉首付贷业务之前,刘干其实已经意识到了被关停的风险。

2016年1月,在广东省两会期间,来自平安银行的广东省人大代表林娜提议,“地方金融办应明令禁止P2P网贷机构开发‘首付贷’产品。”

当时的互联网金融领域对“首付贷”产品是否会受到监管层打击做过一轮讨论,但最后的结果显然是大家仍比较乐观。

刘干就是其中一个。“当时我们内部也在讨论要不要提前停掉这一业务,但出于各种考虑,还是想看一看风向。”

一个月之后,2月23日,中国内地最大的地产中介服务商链家集团遭遇危机。其中重要的质疑指向了链家金融产品,甚至被指责因首付贷而推高房价。3月3日,银监会召开了一次“链家地产风险事件处置工作座谈会”。

此后,包括银监会、北京金融局、上海央行、深圳市金融办等监管机构,开始摸底房地产加杠杆的风险情况。

P2P首付贷也由此进入公众视野,成为热议话题。

一家房产中介自营P2P平台负责人向《棱镜》感慨,根据这一段时间市场的风向,他预感监管层会对首付贷“动刀”,但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、之绝。“确实没有想到是这样的表态方式,态度如此明确。”

他所指的“这样的表态方式”,是3月12日两会期间央行答记者问上,央行行长周小川公开回应,P2P平台对首付进行贷款,首先其资质上就存在问题。

分管金融市场 司的副行长潘功胜进一步表态称,央行将结合即将开始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活动,对房地产商中介机构、房地产开发企业以及与P2P平台合作开展的金融业务进行清理和整顿,打击为客户提供首付贷融资、加大购房杠杆、变相突破住房信贷政策的行为。“人民银行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非常明确。”他强调称。

在这一天之后,刘干与公司其他管理层紧急召开会议,最后决定停掉首付贷。

而链家理财高层人士对《棱镜》表示,该平台2月底就不再做首付贷的新增业务了。

网贷之家研究员陈晓俊告诉《棱镜》,据其不完全统计,有近50多家P2P网贷平台出现过首付贷标,目前有20家P2P网贷平台对接首付贷资产为主要业务,其中停止首付贷业务的P2P已经有17家,还有生活贷、汇理财、合花易贷3家平台仍在发首付贷标的或有相关业务展示。

不过,监管层有意将风险扼杀在摇篮之中。

最先开始行动的是深圳。3月初开始,深圳金融办率先下发通知,通过当地互联网金融协会、小贷行业协会,针对小贷公司、P2P等参与首付贷高杠杆放贷的行为,进行摸底排查。

随后,上海互联网金融协会于3月9日下发了紧急通知,要求各会员单位于3月10日前上报涉及“首付贷”或其他高杠杆房贷的具体情况。

3月15日广州的P2P企业也受到了当地互联网金融协会下发的“关于调查统计首付贷等房贷产品的通知”。

被“妖魔化”的首付贷

“如果购买二手房时首付款有缺口,可以申请‘二手房首付贷’;如果拟出售的二手房还有银行按揭未还清,无法过户,可以申请‘二手房赎楼贷’;如果卖了房银行却迟迟未放款,但又着急用钱购大房,可以申请‘二手房换房贷’。”类似的广告此前频繁的出现在各大互联网金融平台上。

首付贷,是指在购房人首付资金不足时,地产中介或金融机构为其提供的拆借资金。例如,购买者在北京买入一套价格为400万元的房产,按照首付最低两成计算,需要首付款80万元,购房者自有资金只有50万元,公积金账户约20万元,但无法用于首付。某P2P平台在审核了该购房者的资质后,给其贷款30万元,期限6个月,贷款利率为年化10%。因此,对于购房者而言,相当于花费本息31.5万元,凑足首付提前买到了房子。

目前P2P首付贷模式主要有三种:一种是房产中介自营平台模式;第二种是平台与房地产开发商合作模式;第三种是平台直接放贷模式,主要以信用贷款为主。

比如,在中介机构中,提供首付贷产品的房屋中介商包括链家集团、我爱我家集团、房天下、世联行等。

刘干向《棱镜》介绍,他们的首付贷产品属于第二种模式,从行业来看,首付贷基本上采取新房首付贷依托于开发商、二手房首付贷依托于房产中介的模式。

首付贷根据用户资质不同,贷款利率有高有低,一年期贷款利率在6%—12%之间浮动。平台一般可提供房产价格10%—20%的首付贷款,按照首付最低三成的普遍要求,意味着购房者一成首付即可买房;而平台信用贷款的最高额度一般为50万元。

在一位股份行政策研究人士看来,首付贷主要解决买房时公积金不能交首付的问题,按照现有规定,职工存在公积金账户里的资金不能提取出来交首付,所以购房者产生了用首付贷先垫交部分首付,等公积金取出来之后再还首付贷的短期资金需求。“首付贷只是把以前找亲戚朋友借钱首付的行为公开化罢了。”

更多的批评人士则认为,首付贷放大了购房杠杆,抬高了楼市价格。更有甚者,将首付贷视为房地产场外配资,与2015年的股市配资如出一辙,其带来的最终结果是数次股灾的发生。监管层在表态中也提到,“首付贷产品不仅加大了居民购房的杠杆,削弱了宏观调控政策的有效性,增加了金融风险,同时也增加了房地产市场的风险。”

刘干对首付贷的影响,却有自己的看法。“在合作过程中,首付贷产品的渗透率能做到5%—10%就已经很不错了。”

发表评论:

Powered by emlog